遇见那条长长的黑黑的被抛弃的隧道,穿越它

冥想领域

  执笔写这片文章的时候,有一丝犹豫和担心。这样述说自己过往,对我来说是一件不太适应的事情。我大概是习惯了挛缩在自己的屋子里,关上门窗,那样才能安全。开放心门,对我来说是极大的冒险与挑战。

 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,我有多么喜欢旅行。而旅行中,我是多么喜欢汽车走在长长的黑黑的隧道中。那长长的没有阳光的隧道,一如我幼时的时光…

遇见那条长长的黑黑的被抛弃的隧道,穿越它 第1张

  生在80年代的农村,恰巧是家中老二,女孩。对重男轻女的家庭,是很深的失望。尤其在把我生下来后妈妈产后大出血頻临死亡时,封建迷信的奶奶说这孩子大概是不详的,于是准备把刚来到这世界的小小的孩子当场摔死。大概母爱是真的可以穿越生死的,在奶奶高举我将摔下来那一刻,頻死状态的妈妈突然奋起夺走了奶奶手中的我,于是我活下来了,妈妈大概也是明白她活不了,我肯定也是死,于是她也在没有好的医疗条件中,硬是活了下来。这或者也是一个奇迹,又或者是那个我们称为母爱的力量作用巨大。

  作为上有姐姐,下务必要有个弟弟的中间的女孩,在盛行计划生育的年代,终于在一岁的时候,父母决定要将我送走。送去的人家,估摸也是父母千挑万选的罢,是长期居住湛江家中有两个男孩的堂叔公家里。据妈妈说,要送走我的那天阳光很好,妈妈给白白胖胖的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,在客厅等着叔婆来接走。中午时分,当叔婆给了懵懂的我一块钱的时候,我就伸手抱她誓死要和她走。大概,小时候的我长的也是百般可爱,妈妈说看着我头也不回地在叔婆怀里开心的笑着的时候,她突然心生不舍,一把把我抱回来,并对叔婆说不送了自己养。小时候妈妈和我讲述这个画面的时候,我心里总是一阵一阵地悔恨,当初你怎么能够不舍啊,就应该狠心地把我送走。叔婆家多好,有我最最最喜欢的清哥哥,有每次看到我都很多疼爱和夸奖的云哥哥、叔公和叔婆。而这些喜欢和夸奖,是我在父母这里未曾体验过的…

  因着送人失败,我只能在原来的家生长。一岁的孩子不记事,关于被送人的画面,我是完完全全没有的。可是这个世界,或者是我的世界,热心的人太多。在我能够记得的九岁前的记忆,全部是这些热心的人无时无刻在提醒我,你如果不听话,你爸妈会不要你将你送人。又幼时的我,着实长的有些胖,热心的堂姐和长辈们,又对我说,你长成这样,你爸妈肯定要将你送人的。而当长辈们遇到困难或者有争执的时候,尤其是舅舅们对父亲有不满时,那个不满足舅舅们期望的我,就成为了他们口中的拖油瓶和不及格产品。对于一个还不能辨别世界道理的孩子来说,所有周围人的这些热心/指责全部变成了我不够好的压力,且时刻都在惊恐和防御着我将被抛弃。那种惊恐,就像一个小矮人被扔进了恐龙的世界,它们高大的身躯、巨大的脚趾、血盘的大口随时可以让你踩死、撕裂、吞没。而你,没有退缩的场地,也没有逃出去的缝隙,哪怕一点点,都没有。你只能在原地惊慌地看着它们的脸色,一直留意着什么时候大概自己会被撕裂吃掉,直至死亡都不能自己决定。

  或许是上帝也觉得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周围全部都是抛弃和嫌弃或许残忍,终于在我九岁那年带来了希望。

遇见那条长长的黑黑的被抛弃的隧道,穿越它 第2张

  特别记得,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,虫鸣蛙叫,荧光闪闪,月儿高挂,连灯光都十分柔和。9岁的我和11岁的姐姐被深圳来的厂长夫妇接送到深圳姑父家里。厂长夫妻的样子已然不记得了,昏暗的汽车灯内厂长太太是温柔时尚的,而厂长叔叔儒雅温和。初见我和姐姐,夫妻两惊呼起来,不曾想这小小的村落里面会有两个如此好看的娃娃。我和姐姐从小性子不一样,周围人一向更喜欢姐姐。见到我们姐妹后,不知怎么的,厂长夫妇突然争辩谁更喜欢谁。当厂长叔叔铿锵有力地对他太太宣告他更喜欢我的灵动活泼时,我真的惊呆了。一直,我的世界里面,没人会喜欢我,我总是被抛弃那个。可是就是刚刚,有那么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力争,他喜欢我欣赏我。那一刻,好像我和他站在舞台上,灯光打在我和他身上,他拉着我的手,如珍如宝地向台下的人介绍我是如何的好,而台下的人对我竟然是如雷般掌声。原来,我是好的,原来我也是可以有人喜欢和欣赏的。那一刻,囚禁了我近十年的黑屋子,竟然有一束阳光穿过窄窄细细的裂缝跳了进来。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阳光,感觉竟然是如此温暖、喜悦。

遇见那条长长的黑黑的被抛弃的隧道,穿越它 第3张

  也从那次后,印象中再无人说我将被抛弃。

  一直以来,我都不明白为何被抛弃的嘲讽到我九岁后就没有记忆了。原来那些在生活中不断响起的交响曲,一遍又一遍地叫我厌倦和憎恨,于是,那个尚未明白太多人生哲理也不懂阳光种子为何物的小小的我,亲手用自己小小的却饱含力量的双手,终结了一切。

  此后,我的生活,如同汽车终究开到阳光大道一般,那些“你将会被抛弃”的话语全部留在了那条长长的黑黑的隧道,而我走在了阳光温暖的马路上,唱起不一样的歌曲。

本文作者来自:安妮欣语-今天头条


相关阅读

走出抑郁,伤害自己来获取关心是什么病?

走出抑郁,成年人的生活中没有容易

遇见那条长长的黑黑的被抛弃的隧道,穿越它

走出抑郁,习惯就是有力量!

就算抑郁,要做一个内心有爱的人

我的抑郁经历:疗愈抑郁

我的抑郁经历:抑郁的表现

我的抑郁经历:抑郁,只是生病了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395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